您的位置:首页 > 医患关系 > 医患思考 > 3·15在行动丨诊疗过错责任占比65%,青岛市市立医院一场手术撕裂医患关系

3·15在行动丨诊疗过错责任占比65%,青岛市市立医院一场手术撕裂医患关系

2022-03-28 来源:本站  浏览:    关键词:

2017年3月17日,55岁的市民赵先生走进青岛市市立医院的时候,不会想到此后的13个月里,自己会经历三次手术、辗转六家医院、住院治疗17次合计223天的痛苦过程,而且至今仍然深受其扰。赵先生很是不解,因为第一次手术前,医院的科室主任告诉自己手术难度不大恢复很快,怎么就会变成这样呢?而此后的求解过程,也颇不愉快,用赵先生的话说,院方非常冷漠,甚至没有一句宽慰的话。

无奈之下,赵先生选择求解于法律。

2022年初,法院一审判决:青岛市市立医院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,责任比列为65%。

漫漫求医路

因为发现有暗红色血便,赵先生于2017年3月17日到青岛市市立医院就诊,并于3月21日入住该院结直肠科,诊断为乙状结肠恶性肿瘤。3月24日,院方为赵先生进行腹腔镜下乙状结肠根治性切除术+肠黏连松解术。

手术前,赵先生一家人非常不安。

从潍坊来到青岛生活近40年的赵先生,一直过着安静平淡的生活,努力工作、结婚生子、照顾家庭和老人,闲暇时和几个朋友去啤酒屋喝几口。跟每一个同年龄段的普通市民一样,赵先生经历勤勉而努力的岁月,来到接近退休的时候,未来的生活可以想见的稳定踏实:孩子长大了,手头宽裕了,相伴相守的两口子终于可以规划一下此后的生活,憧憬幸福的时光。

没想到病情来了,而且是癌症。

一家人陷入张惶失措中,能相信的只有医院。

而医院也给了赵先生一家面对手术的勇气,负责治疗的科室主任告诉赵先生:你的身体状况好,发现也及时,手术难度不大。可以给你实施微创手术,创伤小恢复快,不要害怕,放心好了。

术后,赵先生开始发烧。

赵先生称术后出现持续性发热,院方说是手术热。第三天开始体温上升,开始经导流管进行冲洗,直到4月4日拔出导流管。

4月6日赵先生出院。

4月17日再次入院治疗。

关于再次住院,赵先生的说法是出院后左下腹一直疼痛,每次换纱布都有白色浓状液体,期间多次咨询院方,得到的答复都是慢慢会好。赵先生称,复查时自己将导流口有臭气冒出的情况告知后,医院的科室主任告知:刀口恢复很好,导流口没事,你到病房换药就行了。

赵先生说,直到相关迹象持续加重数天后,该科室主任看到化验单和纱布上的情况,立即安排办理住院手续。

此后,赵先生被诊断为手术后肠吻合口瘘。

吻合口瘘加上多次手术及无数次的化疗,令赵先生的身体承受着巨大的痛苦。

更痛苦的是,还要拖着病体踏上辗转多个城市的求医路。

辗转求医,是因为和医院之间的信任不再。

从术后复查开始,因为发热、流脓等症状未被院方重视,医患之间的信任逐渐消减,直到确定为吻合口渗漏后,信任所剩无几。而日常治疗中的种种不愉快,包括和主治医生吵架,又在培养彼此的对立情绪。最终,身体和精神都无法承受的赵先生找到负责的院长,坚决要求转院。

在病人和家属的一再要求下,院方同意了转院的要求。

赵先生称,本意是想到北京或者上海治疗,但是院方没有同意,一再介绍到南京军区总医院。为了及时治病,赵先生同意去南京。赵先生说,后来自己才知道,两家医院是合作医院,青岛市市立医院的这个科室就是到南京学习后成立的。

赵先生在南京总医院经历了两次手术:2017年9月13日的“肠粘连+回肠造口术”和2018年4月2日的“肠粘连松解、左半结肠切除、直肠前切除、横结肠直肠吻合、回肠造口回纳术”。其中,第二次手术因为大出血、胸积液在ICU室抢救两天。


版权声明:

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,不对发表、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。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网络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,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联系邮箱:service@qeerd.com,投稿邮箱:tougao@qeerd.com

热文排行